佛山知识产权律师logo

律师电话:15302244161
佛山知识产权律师

知识产权

律师分享:出版业经历的版权纠纷!

作者:佛山知识产权律师时间:2020-05-22 19:44:02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决盗版书问题还有很长的一段道路要走。今天商务君想和大家谈的是出版业的版权纠纷。除了发行商,出版社还有作者为读者提供不侵犯他人权益的作品都是应有之义。一旦做出侵权行为,本质上和盗版书一样都是对读者的一种欺骗。

  2017-2019年,图书版权纠纷主要类型

  (就涉事主体划分)

  今年两会上“小猪佩奇”著作权纠纷案被写进了最高法工作报告,表明国家目前对于版权保护愈发重视。图书行业作为版权保护的先锋地,近年来无论是出版社还是作者对于自身的权益都越来越重视,版权纠纷事件也愈发频繁,涉及各种类型。

  1.出版机构或平台之间的版权纠纷

  譬如2018年6月某文化公司和某古籍出版社就日本史学家宫崎市定的两本著作《东洋的近世》与《东洋的古代》产生的版权纠纷,双方都声称自身是这两本著作的简体版独家版权拥有者,因此陷入了纠纷,互相痛批对方侵权。

  对此有专家建议,在引进版图书的版权谈判过程中,出版机构一是要注意找对真正的版权拥有者二是要注意留存相关证据,相关往来邮件、信件在必要时刻都可以用来维护自身的权益

  除传统出版机构之外,随着网络文学的兴起,网络文学平台之间的版权纠纷也不鲜见。网络文学平台因其操作的便利性,往往侵权的操作过程也比传统出版社来得更加容易,所造成的危害也更大。

  2018年4月,晋江文学网认为杭州千越公司违反协议约定,在其经营的盒子小说、麦子阅读等平台转载超出授权范围的晋江网小说,晋江原创公司遂以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为由将杭州千越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杭州千越公司纠正违约行为、继续履行合同义务、下架合同约定的授权作品以外的晋江版权作品、并支付违约损害赔偿。

  2.作者及其版权所有者和出版机构的纠纷

  此类纠纷比较著名的是《傅雷家书》相关版权纠纷。《傅雷家书》的相关图书纠纷一直从2017年延续到2019年,纠纷源头在于2017年傅雷家信进入公版领域后被人认为《傅雷家书》也进入了公版领域。但其实《傅雷家书》中的相关内容主要由傅雷之子傅敏汇编,并不是傅雷单方面的创作成果,所以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公版书,只能算部分内容进入公版领域。2017年,某出版社出版了《傅雷家书》的删节版,本以为可以避过版权纠纷,但是因为破坏了傅雷作品的完整性,还是被告上法庭。在这一起案件中,涉及到著作权法中提及的两方面权利:一是著作权人身权利中的保护作品完整权。虽然国家法律规定作者去世50年后,其作品进入了公版领域,但这并不意味着出版社可以随意对作者的作品进行删改,必须要经由版权所有人同意后才能进行删改。二是著作权财产权利中的发行权,所谓公版书必须在完全保证其为作者原创之后才能够保证其进入公版领域。

  而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作者和出版机构的版权纠纷非《战无不胜的祝小姐》和《战无不胜的汪小姐》这段公案莫属。

  3.作者(译者)之间的版权纠纷

  作者之间的纠纷最为普遍,大多是控诉对方抄袭或者洗稿,尤以网络文学频发,商务君认为原因有二:一是复制成本低,由于网络文学直接发表在网站上,抄袭者无需翻纸质书籍即可复制粘贴;二是抄袭网络文学者大多也是网络文学作者,需要利用网络文学牟利,同样性质的文学类型能够吸引到目标读者

  近几年最知名的网文版权纠纷莫过于唐七公子和大风刮过,流潋紫和匪我思存这两对作者之间。这四位均属网络文学知名作者,有大量粉丝。

  除了作者之外,翻译的著作权也是著作权保护法的内容之一。去年比较典型的一个案例就是《天才打印机》的译者署名问题纠纷。

  4.作者和传媒公司的版权纠纷

  近几年来,随着影视IP改编愈发频繁,影视公司和图书作者之间的矛盾也逐渐增加。

  2015-2019年,《芈月传》小说及其电视剧制作公司花儿影视分别经历了被对方指控侵权的过程。双方先后爆发了电视剧署名权案、小说出版违约案、小说侵权案等3起版权相关案件。繁复的纠纷让不明真相的群众看得眼花缭乱,这三起纠纷的重点主要在于IP影视作品原著的署名权,影视IP改编作品的发行权和实际著作权归属情况。

  此外,也有作者因为不满影视改编而与影视公司产生纠纷,譬如2018年知名武侠作家温瑞安因为不满自身作品《四大名捕》的影视改编情况,与霍尔果斯奇侠影业有限公司解约,并声称会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

  版权纠纷为何会频发?

  1.著作权法的局限性

  图书作品抄袭并不像论文抄袭鉴定那么简单,论文查重可以用机器测定抄袭率,但图书抄袭、洗稿因为存在多种认为主观改变的结果,大多数不能在法律程序上判定侵权,许多作者因为法律诉讼程序的成本过高往往放弃了诉讼。主要原因是我国著作权保护法为保护作者的创作自由,只保护文字的表述并不保护思想内涵。

  司法缺位之下,另一种不良情绪正在酝酿。由于许多抄袭纠纷只停留在网络舆论层面,民间的“文章调色盘”逐渐成为控诉抄袭者的重要呈堂证据被赋予了“审判”权利。这种带有强烈主观情绪的所谓“证据”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有伸张正义的作用,但是难免被有心人利用,作为恶意攻击他人的道具,带来网络暴力,给人造成身心双重伤害。

  该调色盘仅做参考,商务君对此不做评价!!!

  2.部分涉事机构或作者版权意识不强

  我国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直到1992年才加入《伯尔尼公约》,总的来说在保护版权方面并没有太长的历史传统。再者由于图书行业总体来说获利并不丰厚,一些功利心比较强的人容易在浮躁之中丧失本心,铤而走险走上歪路。而如商务君上文所述,著作权法因为特殊的原因存在可以操作的空间,所以不少人钻法律的空子营造灰色地带,目前市面上甚至出现了专门的洗稿公司和洗稿软件。一篇原创文章只要花上几块钱就能被洗成另外的一篇文章,其中的交易黑幕让人触目惊心。

  3.图书IP开发正处于初步发展阶段,还未建立起相应的行业规范

  目前,图书IP改编正如火如荼,但是相应的行业规范和行事逻辑并没有得到完善。许多公司和作者在签订协约时不够严谨,忽略了对双方相关利益的尊重。目前我国的IP产业存在许多漏洞,版权随意转手,不尊重作者的情形屡屡发生,相关公司和作者掉入陷阱的比比皆是。

  版权纠纷乱象,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首先在立法层面,今年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坦言,上次的《著作权法》修订是在2012年,距今已经7年,相较《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的修订已经滞后太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版权协会理事长阎晓宏3月7日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建议修订著作权法以打击“洗稿”, 表明了目前两会代表们对著作权保护的重视。

  其次在行政层面,政府部门也有了相关的措施打击侵权,去年7月,国家版权局等联合启动“剑网2018”专项行动,对“洗稿”行为采取措施。据新京报报道,此次行动整治自媒体通过“洗稿”方式抄袭剽窃、篡改删减原创作品的侵权行为,并规范搜索引擎、浏览器、应用商店、微博等涉及的网络转载行为。虽然此次“剑网”行动针对的是互联网洗稿行为,但对图书产业也有一定程度的激励。

  除了国家法规和行政方面的支持,整个图书相关行业也要树立起相关的行业规范,无论是外文书引进,又或者是图书IP开发,都要遵循相关的行事章程。如果国内目前没有条件树立起相关规范,可以适当借鉴国外有关经验再因地制宜进行改进。比如有人提出在图书IP运营领域可以借鉴好莱坞的“版权分割制度”,该套制度是好莱坞经过无数次的版权纠纷之后所制定的,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主要内容是根据影视改编的不同情况对作者、编剧以及影视公司的相关权利做了分割,由于该制度条款过于冗长,商务君在此不做过多赘述。

  最后身为局中人,出版业从业者要先立己身,首先我们不能伤害其他版权所有人的权益。其次要懂得维护自己,注意留存相关证据例如邮件、往来信息和授权协议的条款内容,作者注意留存稿件原稿,当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时要及时拿起法律的武器,不给投机分子留有机会。

相关推荐:

佛山知识产权律师谈:知识产权贯标
公司遇到涉外知识产权纠纷后应对的5个步骤
知识产权纠纷解决途径
网络游戏知识产权纠纷指引
中国法院10大知识产权案件和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
小企业保护好自己的知识产权有多重要
佛山知识产权维护应该注意什么
看律师如何处理知识产权纠纷
佛山律师怎么处理知识产权纠纷的
关于老字号知识产权纠纷的类型化及裁判原则
无锡律师头像

联系律师

佛山知识产权律师

律师私人电话:15302244161

执业证号:14401200810549740

执业律所:广东豪昭盈律师事务所

律所地址:广州市番禺区市桥东环路451号云星广场三楼

法律专长:知识产权、专利、版权、纠纷

在线咨询

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二维码